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无性同居生活,你相信吗?

来源:你的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0-03-26

说起同居,人们自然而然地会将它与性联系起来,同居曾一度成为性行为的文雅说法。几年前,日本的无性婚姻曾让人感叹世道不古。几年后,北京、上海等大都市的男女白领们却时尚着无性同居。据有关资料显示,上海约30万人的白领租房大军中有超过85%的白领表示能够接受和比较谈得来的异性合租房屋而住。如今,这股同居之风也悄悄吹到了厦门,在厦门的一些小区,人们可以看到男女出双入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却不是情侣也非夫妻,他们是无性同居者。

看着身边的朋友常常居无定所,三天两头搬家,杨子总是很庆幸自己有个安稳舒适的四口之家。虽只是稍作装饰的二居室,却也是两气、家电一应俱全。其实,最让杨子满意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个家里的成员四个同窗好友:女友彤彤、铁哥儿们大山、彤彤的闺中知己紫君。

这四个情义相投的朋友就这么一团和气、极其融洽地安下家来。一年多了,随着居住时间的加长,大家越是觉得这个家庭好处多多、乐趣多多。譬如说吧,每天早上这四个供职于不同报社、电视台的年轻记者们几乎都是同时走出家门,然后各自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忙碌了一天之后,当大家重新聚齐的时候,又都会带回一些最新的信息,因此,这个四口之家有着信息中心的美誉,于是自然也就成了留京同学的聚会场所,从这个六楼的窗户中总会不断地飘出一些欢声笑语。

到了周末,四个人又会一同采购一同动手,七手八脚地摆弄出一桌子美味佳肴,然后美美地大吃一顿。当然,四个人中感觉最美的还是杨子,能够每天和彤彤朝夕相处是最令杨子心花怒放的一件事,徘徊在女生宿舍门外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再也不用左等右盼,再也不用承受过往行人的注视了。曾饱受焦躁和尴尬之苦的杨子总会在忆苦思甜的时候发出这样的感慨。

凌波和慧敏同居在一起已有两年时间了,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分居的意思。慧敏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资广告公司从事美工策划工作,凌波和慧敏在同一家广告公司搞平面文案。广告公司里平面文案和美工策划是水乳交融的两个岗位,彼此的工作需要经常沟通和切磋。遇上紧急的业务,两人时常会合作到深夜。于是,凌波成了当仁不让的护花使者,深夜从公司打的到慧敏家,也要半个多小时,然后凌波再打的回家同样得花上三四十分钟,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能上床睡觉对于凌波而言是件很正常的事,凌波早习已为常了,只是时间久了,慧敏不免感到内疚。

后来,他们所在的公司为了适应工作弹性制的需要,开始实行SOHO的上班方式。尤其对从事美工策划和文案工作的慧敏和凌波来说,更是只需一周到公司开一次会即可,其余时间都在家上班。高兴劲儿尚未过去,麻烦又接踵而至,首要的冲突就是无法及时、有效、彻底地沟通创意了,即使可以用电子邮件或电话传递信息,但总不如两人在同一个空间面对面地进行交流来得直接、方便,尤其是美术构思又岂是言语能够一言以蔽之的?凌波和慧敏心有灵犀地想到了一起:合租一套公寓。

无性同居给单身男女带来了诸多乐趣和方便,但同居毕竟只是同租,同居者实际上是朋友加邻居,因此,要同居快乐、持久除了要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外,必要的规则恐怕也是不可少的。在这方面,小江和小贝是一对成功的无性同居者。小贝在单位附近找到了一套价格、条件等各方面都比较合适的房子,办妥了租赁手续后就入住了,从此她不再每天遭受挤车之苦了,也免去了清晨的忙乱,小贝自然觉得满心欢喜。只是女孩天生胆小,一到晚上就会感到那么点儿紧张,只要外面稍有动静,小贝就立即绷紧了神经,甚至凝神屏息大气也不敢出,虽然常常是虚惊一场,但她照旧小心翼翼,时时注意防范,即使在睡梦中,也是处于高度警觉状态。小贝真担心长此下去会弄出神经紊乱的毛病。好在没多久,邻单位的小江便加盟进来,活泼开朗的小江一来就打破了小贝沉闷紧张的独居生活,也消除了小贝的夜晚恐惧症。既非情侣又非姐弟的他们相处得融洽愉快,而且他们还有着共同的爱好音乐,拥有共同话题的他们因此倍感亲切,几个月下来,两人情同手足。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小江和小贝情如姐弟并不表明不需要自觉。除了卧室,客厅、阳台等其它的空间都属于他们亲密相处的空间,小江和小贝时时刻刻注意自我约束,当然有时不可避免地要靠一些公共法则来维持,但公共法则不言而喻都是约定俗成的。就这样,小贝、小江已在一起同居了四年,尽管双方都有了另一半,但在结婚之前他们无意结束这段给他们带来友谊和快乐的无性同居生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