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恶铃下

来源:你的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一天没有看见父亲了,最近父亲老是去墓地看母亲,他们之间的感情如此深刻,真是让小罗非常的羡慕和敬仰。小罗试着打电话给父亲,但是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父亲都没有接听。下落隐隐感觉到有不好的预感,加上小罗做的那个可怕的梦,小罗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小罗连忙抓起衣服向着慕青墓地的方向走去,小罗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在母亲的墓地处,他一刻都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母亲。果然,小罗看见自己的父亲靠在母亲的墓碑上,他一定又把墓碑当做母亲了,小罗有些心酸,他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小罗父亲一动不动,想没有听见一样,小罗轻轻的碰了父亲一下,父亲就这样软软的倒了下来。

“啊!爸!”小罗哭喊道,父亲两眼向上翻着,舌头突出一截,下巴和脖劲处有唾液流过的痕迹,他的双手死死的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最诡异的是他的脸上带着无比幸福满足的表情。小罗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父亲,嘶声力竭的痛哭起来。一阵风扫过,小罗听见了那熟悉悦耳的铃声,他看见不远处,被自己埋在深山的风铃,又回来,而且这次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小罗的父亲一样是被警察断定为自杀,四周没有其他的人,没有打斗的痕迹,小罗父亲的脖子上就只有自己狠命掐出来的痕迹。他们都认为小罗父亲忍受不了失去心爱妻子的打击,所以选择在妻子的墓碑旁自杀,从他脸上的笑意看得出来,小罗的父亲是心甘情愿结束自己的生命的。只有小罗知道,他的父母都不是死于自杀,而是这该死的风铃杀害的。

小罗将锋利拿了回去,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拜托不了风铃的诅咒,索性他盯着风铃,等待风铃里的怨灵让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果然,到了晚上,天上的月亮免得朦朦胧胧起来,风铃又发出了悦耳的声音,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在小罗听起来,竟是那么的诡异跟恐怖。越美好的东西越是危险,着美好的声音也不例外,似乎无时无刻不再催命一般,小罗此刻却显得很释然,父母都离开了自己,自己一个人独自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又出现,这次她的身影不再是模模糊糊让人捉摸不透,而是非常的清晰,清晰得可以看见她脸上细细的绒毛。小罗有些看呆了,女孩子开口道:“小罗,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小罗对这个女孩没有一点印象,他木然的摇了摇头。女孩子苦笑了一下,“我来告诉你我是谁!”女孩将右手放在小罗的眼睛上,小罗的眼前出现了另一番场景。

那是小罗上初中的时候,他花了很大的力气追到了当时班上的班花,由于小罗长相帅气,家境有比较好,两人很快偷食了禁果。少年的爱情应该还不算是爱情,最多算是喜欢。不久之后,小罗又有了新的目标,便将女孩抛之脑后不再理睬。苦了这个女孩将自己的清白看的特别的重,以为小罗真心爱自己,才跟自己发生关系,哪知道小罗是一个花心的人,并不愿意兑现当初的承诺给她一生一世,女孩受不了这个打击,在一天月色朦胧的晚上从32楼跳下去摔得分身碎骨。

他的父母是云南边境一带的人,有着严格的族规,他们害怕女儿这种事被别人知道使得女儿死后还被别人看不起,于是谎称将女儿转校去国外读书,并且将全家人移民去了泰国,没人知道女个美丽又可悲的女孩早已不在人事。她的父亲将女儿破碎的尸骨做成了这个风铃,等待着报仇的机会,哪知道上天有眼,小罗将女儿的尸骨买了回去……

女孩子阴狠的笑了:“按照族里的规矩,不忠诚的男人是要全家死绝的,呵呵……”小罗一步一步后退,很快便退至墙角没有了后路,“对不起,当时是我年少无知,是我辜负了你,害了你,我的父母已经死了,求你就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罗吓得跪在地上,不断的给女鬼磕头,女鬼呵呵地笑着,并没有放弃报复的念头。她的手里拿着风铃,从下面拆下一根骨头,骨头的一头已经削尖了,看上去异常的锋利。

女鬼呵呵的笑着,漂亮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女孩没有头盖骨,脸像被压扁的西瓜,五官乱七八糟的贴在脸上,两片嘴唇还在呵呵的笑着。她左手的手指跟左脚的脚趾都没有,手臂也少了一根小骨,她每走动一步,像提线木偶一样怪异,摇来晃去没有中心,但是她握着骨头的手丝毫没变。小罗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他看着这个散架的女孩将骨头狠狠刺进自己的脖子,血喷涌出来,喷了女孩一脸,女孩贪婪的伸出舌头舔食干净,呵呵的笑声如风铃般动听。

小罗也死了,为自己的诺言承担了他应该承担的责任。不管是谁,请不要把感情当做儿戏!

作者寄语:谢谢大家喜欢,多给点建议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